無障礙投票的虛相與實相

林聰吉/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教授

在台灣的所謂民主政治,選舉其實只是一種儀式,4年一次的總統與立委選舉,只有投票那天是人民做主,其餘3年又364天,台灣人只能任由生猛又張狂的政客們宰割。

很遺憾地,障礙者的投票率又遠低於一般選民。

所以嚴格來說,多數障礙者可能連當一天的主人也沒份。

Netsuke of Bakemono and Blind Man,19th century 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釋出公共版權

 CC0 1.0 Universal (CC0 1.0) Public Domain Dedication

而每逢選舉將屆,障礙權利團體必然會到中選會,要求提供更好的無障礙投票環境。這行動實際上也早成為另一種儀式。選舉一直在辦,相同的無障礙投票訴求也重複提出,而中選會也早就有一套老劇本來應付障礙者。

障礙權利團體與中選會這一來一往的過招,已是行禮如儀、難有新意,令人不禁要問:

幾十年一場場的協調會議下來,有更多障礙者出門去投票嗎?

如果沒有,那我們還要被官員愚弄多久?

或者講得更直白一點,我們還要被自己愚弄多久?

迷霧中的無障礙選舉

障礙者或相關團體過去對於落實選舉權的訴求,主要集中在兩方面:接收選舉資訊的無障礙、行使投票的無障礙。

前者包括錄製選舉公報的有聲版本供視障者使用、公辦政見會提供聽障者手語翻譯服務等;後者則包括投票所必須有無障礙坡道或電梯、室內必須有足夠空間以供輪椅使用者自由行動等。

無障礙環境的改善可能在某些程度上,有助於障礙者的投票參與,然而上述的兩類訴求是否是提升障礙者投票率的主要誘因?

大家或許要認真想想。首先,以現有科技的發達,無論是傳統媒體如報紙、廣播、電視,或者新興媒體如網路上的新聞電子報、社群媒體等,都可提供有心瞭解選舉資訊的障礙選民多元的管道,即便是全盲視障者也能在安裝報讀軟體的手機或電腦聽取各類訊息。

因此,選舉資訊的接收,大概不會是造成障礙者投票障礙的主因。

換句話說,以現今各類媒體的發達,還有多少選民會把選舉公報、公辦政見會當做是投票參考的主要資訊來源?

既然如此,那麼每次都把訴求重點集中於選舉公報要有各種有聲版本,或者是手語翻譯要占電視螢幕的三分之一等,真的開對了藥方嗎?

其次,投票所的環境是否構成障礙者的投票障礙?

與其隨機點名某某投票所沒有無障礙坡道,或者未標示無障礙通路等,不如讓具抽樣代表性的科學調查來說話。根據筆者參與執行,以全國障礙人口為母體,成功訪問1,203個樣本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,在有參與投票的民眾中,大多數障礙者對於投票所的無障礙環境抱持肯定的態度。

三道題目分別要求受訪者評價進出投票所動線的便利性、領(投)票流程的便利性,以及對投票所工作人員服務態度的滿意度,受訪者對三道題目的正面評價分別為83.3%、85.4%、84.3%。

問卷也針對未投票者,詢問其沒有去投票的最主要原因。其中選擇身心狀況健康不佳者超過所有受訪者的半數,占56.2%,此一結果顯示,障礙本身是阻礙障礙者不去投票最主要的因素。

其次則為沒有興趣、沒有時間兩項因素,分別占19.2%、6.7%。除了上述三項之外,其餘答案選項的百分比均不及5%,其中與投票所無障礙環境有關的投票所行進動線設計不佳、選務人員協助能力不足兩項則各僅占0.3%、0.5%。

綜合上述的調查結果,有去投票者對投票所無障礙環境的各項正面評價占八成五左右,而絕大多數未去投票者亦表示投票所無障礙環境的缺失,並非造成他們不去投票的最主要原因。

很明顯地,投票所無障礙環境不佳的理由,應不能被視為阻礙障礙者沒有前往投票的重要解釋變項。

障礙權利團體常在選後行文中選會,列舉幾個電梯故障、沒斜坡道、未設置無障礙通路標示的投票所,而中選會也必然回函說明下次改善。

目前每次選舉,全國設置的投票所約有15,500個左右,要從這些投票所找出幾個來開刀,一點也不難,但是團體與官府這公文的一來一往,真的有射中問題的靶心嗎?

提早投票:鼓勵障礙者政治參與的另一個選項

由上可知,障礙團體長期鎖定的兩大訴求:選舉資訊接收的可近性、投票所無障礙環境的改善,大概對鼓勵障礙者出門投票都只是隔靴搔癢而已。

身心狀況健康不佳,亦即障礙本身導致難以出門,或者縱使願意出門投票,也必須他人協助,才是障礙者對投票卻步的主要原因。

針對此一問題,推動不同的投票方式供障礙者選用,應該是可行的方向。

理想上,若能改變現有必須親自赴投票所才能投票的規定,而能允許障礙者不必出門就能投票,不啻是提高障礙者投票參與的有效方法。

檢視現有各民主國家的情況,除了類似我國目前採行必須在單一投票日,定時定點投票的方式之外,其他國家亦同時採行不在籍投票,其方式包括提早投票、通訊投票、特設投票所投票、移轉投票、網路投票等。在以上這些投票方式中,障礙者不必出門即能投票的選項為通訊投票與網路投票,此二者也是目前許多民主國家為方便障礙者參與,所採用的投票方式。

不過,這兩種投票方式若想在我國推動,勢必引起極大爭議,例如網路資訊的安全性受質疑、賄選可能因而猖獗、障礙者的秘密投票甚或自主性難以確保等。

其實,參酌國外案例,以上問題都可在技術上獲得解決,但目前國內朝野高度互不信任,就算可行的好制度,也可能很快地淹沒在政治口水之中。

如果通訊投票、網路投票短期內難以在我國實施,退而求其次,提早投票的制度設計應是最可行的方案。

若障礙者仍有能力出門投票,但需要較長的時間或特殊的協助,則提早投票的實施可將現行一天的投票時間延長至一週或二週,如此一來,障礙者可避開人潮,選擇非尖峰時段前往投票。

以美國為例,提早投票是允許選民於正式投票日前數日(一般大約是選前4至15天內)先行親自投票。投票日期與地點由選務機關安排並公告,提早投票期間由選務人員管理及監督。目前約有34州將提早投票納入選民行使選舉權的選項之一;而根據估計,全美國有超過五分之一的選民在各項選舉中選擇提早投票。其他如與我國文化、社會背景較類似的日本與韓國,也早就實施提早投票的制度。

近日《公民不在籍投票法》草案已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,其中也納入提早投票的方案,報載朝野雙方對於逐步試行辦理並無太多歧見。

如果要突破過去那套下錯藥方、射錯靶心,團體與官府上演許多年的投票無障礙老戲碼,那麼此時把資源集中於推動提早投票制度的實施正是一個好時機。

關於 sdstaiwan

我們是一群熱衷障礙研究與身心障礙議題的學者、社會工作者、研究生、藝術創作者、障礙權益倡議者!我們致力於障礙研究之學術發展,建立學術交流平台,並針對社會議題發言,積極尋求障礙者權利之保障。透過跨領域的研究、思考模式與觀點來豐富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相關議題的理解、知識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